登革热疫情到底有多可怕?

发布时间:2014-09-25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今年广东尤其广州的登革热为何如此高发?登革热这个公众并不陌生的疾病,为何会导致出现死亡病例?多位专家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今年广东登革热暴发有多种因素影响,但只要及时发现治疗,死亡率是很低的。广州历次高峰年份有相似性登革热是由登革病毒引起的急性蚊媒传染病,主要通过埃及伊蚊和白纹伊蚊(俗称花斑蚊)叮咬传播,每年7月到11月一直是广东登革热高发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病毒所研究员李德新表示,今年广东登革热暴发有多种因素影响:目前正处于广东登革热的高发期,降雨量增加导致蚊子较多,同时易感人群增多;此外由东南亚等地区的输入性病例引起局部性暴发。他表示,我国每年都有数百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因此登革热的出现不是一个特殊情况。南方医科大学公共卫生与热带医学学院副院长陈晓光教授认为,今年广州乃至广东的登革热疫情呈现出的特点非常明显。“发病早,广州1月就出现首例输入性病例,比去年提前了7个月。发病急,全省特别是广州多处暴发登革热疫情,最新数据广州一市的病例数就超过6000例。发病重,出现了一些危重病例甚至死亡病例。”他特意比对、检索了自1978到2013年以来广州登革热的发病病例数据,发现超过1000例的流行共有6次。“我个人认为造成这几次登革热流行的共性因素主要在于周边国家或地区登革热大流行,造成输入性传染源增加;今年雨水多,造成登革热媒介伊蚊的孳生地增加,继而蚊媒密度上升。此外,广州今年夏季超高温天气多,也造成伊蚊的生长周期缩短、密度增加,同时使登革病毒更适合在蚊媒体内复制扩散,从而媒介伊蚊传播登革病毒的媒介能量更高。”今年输入性病例出现早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传染病防控专家杨智聪也认同这一观点。杨智聪表示,今年的登革热疫情之所以如此严重,和输入性病例较早出现、输入性病例量大有关。今年1月,一名女性市民在前往东南亚旅游期间出现发热症状,回到广州后2月8日确诊为登革热输入性病例。截至目前,全市的输入性病例达103例,是输入性病例最多的年份之一。输入病例一多,带来的病毒就多,且患者居住地分散,经白纹伊蚊这个“二道贩子”转手后,疫情很快就会播散开来。此前,广东省疾控中心主任张永慧也曾介绍,广东今年登革热之所以如此凶猛,和周围东南亚、台湾、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疫情严峻有一定关系。他介绍,到9月1日,马来西亚的登革热病例就有5.3万多例,80多人死亡;菲律宾3万多病例,新加坡1.4万例,泰国有1.9万多例,台湾1000多例,并首次出现登革热死亡病例,日本也报告了几十例。但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何剑峰并不赞同今年广东登革热疫情严重有疾病周期因素的观点,他认为登革热疫情一直都有人为因素,不是单纯的自然发展周期,而以一年来看,每年12月到次年5月广东都是没有登革热病例的。二次感染最易引发重症登革热由四种不同却紧密相关的病毒引起,包括den-1、den-2、den-3和den-4。陈晓光表示,感染一种病毒并恢复后,机体对该病毒具有终生免疫,但对此后感染的其他三种病毒只有部分和短暂的交叉免疫。随后感染其它种类病毒会增加罹患重症登革热的危险,原因主要是抗体依赖增强作用。也就是机体首次感染登革病毒所产生的抗体,可与二次感染的登革病毒结合为免疫复合物,后者通过单核细胞或巨噬细胞膜上的受体物质,不但不能对抗二次感染的新病毒,反而促进这一新病毒进入这些细胞中复制,提高感染率,从而引起重症登革热的发生。登革热病毒还会同时对一些基础病患者起到加重原基础病的作用。“今年广州死亡的两例病例,均为高龄严重基础病长者。感染登革热后,加重了他们的原有基础病。”传染病防治专家、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院长尹炽标表示。该院收治的重症病例中50%以上为年过六旬长者,20%以上更是超过80岁,老年群体比较容易感染登革热且患重症登革热的比例较高,因而应该特别警醒和重视登革热的防治。省疾控中心首席专家、传染病预防控制所所长何剑峰指出,登革热的死亡率因地不同,像东南亚的死亡率就很高,原因在于这些老疫区不断有二次感染的问题,患重症登革热的机会相比广东大很多。广东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形成本土病例,都是因为输入导致的本土传播,“广东有柴火,只要周边地区扔一把火种进来,就很容易点燃,”何剑峰表示,“重症登革热如果不治疗,死亡率非常高,但现在治疗方案上并没有问题,只要及时发现治疗,死亡率是很低的。”
相关标签: 登革热
不嫌事大的你还在用棉签掏耳朵吗?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微信号:飞华伟德体育,vcbet88伟德,伟德19461111,回复【1】即可查看内容详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