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四成受访学生从未被告知哪有“护身”

发布时间:2013-06-03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自5月8日海南万宁发生“小学校长带女生开房”事件至今,全国至少有9起校园内猥亵侵幼女案被曝光。在性侵女童案屡屡被曝光的背景下,保护儿童的话题引发关注。新京报联合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发起“全国儿童性安全知识教育状况调查”,旨在了解目前儿童性安全知识教育的普及情况。调查显示,家长和学校在这方面教育仍有很大缺位,儿童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不足。新京报讯据北京市多地法院、检察院近日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儿童遭受性侵害的案件数量明显增多,且被害人年龄呈现低龄化、受害次数高频化的特点。昨日,新京报联合红枫妇女心理咨询中心发起的“全国儿童性安全知识教育状况调查”出炉,结果显示近四成受访学生从未被告知“保护身体”。本次调查分学生和家长问卷两部分,其中107名6-14岁的儿童参与了书面问卷调查,1100余名家长接受了网络问卷调查。头发眼睛成“隐私部位”在调查中,受调儿童表示,性知识教育主要来自于家长,其次是学校。但有38.04%的儿童表示,从未有人告诉过他们要保护自己的身体。41.9%的家长也表示,从未引导孩子认识过自己和异性的身体。仅有37.9%的家长教孩子“认识自己身体的隐私部位,其他人不能碰”。有多名14岁的受调儿童甚至认为,自己隐私部位是“头发”、“眼睛”、“头部”。尽管有68.4%的家长表示对孩子进行过性教育,其中有三成家长选择的是生理知识教育,比如新生命从何而来,女孩的月经、男孩遗精青春期性知识。仅有18.6%的家长会传授孩子“当遇到他人碰触隐私部位的时候如何求助或逃离危险”的技能。鉴于该话题难以启齿,调查中93.1%的家长支持将“预防儿童性侵害”相关教育纳入学校正规教育体系。但学校在这方面的教育也明显不足,仅有8.3%的家长表示明确知道学校在做性安全知识教育,43.5%的家长表示学校没开展过此类教育。红枫的专家指出,儿童性侵害事件的发生,暴露出学校对儿童进行性教育的缺失,以及家长在对孩子进行性教育方面消极被动的状态。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庭,性安全知识教育的普及处境尴尬。“预防性教育才是关键,等到发生就晚了。”儿童性侵案呈上升趋势由于缺乏性教育,部分低龄儿童未能意识到嫌疑人的行为是在严重侵犯自己的权益。瞒案不报也导致孩子多次受害。记者从北京多个法院和检察院获悉,近几年北京地区的儿童性侵案件呈现数量上升和低龄化趋势。朝阳法院2007年1月至2012年12月共审结猥亵儿童案件47件,2007年为3件,占侵犯公民人身、民主权利案件比例为4.1%,而到了2012年这个比例升为14.5%。10岁以下儿童受猥亵侵害几率明显较高,占80.9%。其中最小的被害人仅3岁。两成被害人受2次以上侵害。丰台法院从2009年至2011年,该院共审理28件案件涉及被害人42名,虽然年龄都集中在10-13岁之间,但3-5岁的儿童也多达8名。据昌平法院调研,2010年至2013年5月末,该院的21起性侵害儿童案件中,还有强奸案13件。“性侵事件的隐蔽性高,迫于社会压力等诸多原因,很多家长不愿曝光此事,可以说,进入法院和检察院的案件只是一部分。”红枫的专家说道。调查中,仅有42.8%的家长表示,如果孩子遭受性侵会选择报警。18.2%的家长选择带孩子远离现在的朋友圈,不让人知道。【调查发现】心理老师性教育在学校“被回避”由于不是国家硬性规定课程,学校可选择不开或变相开设此类课程,很不规范,有的学校甚至只是为了应付检查。在此次调查中,学生问卷部分首先遭遇尴尬,多个北京的学校领导认为内容敏感,仅一所学校让15名学生填写了问卷。尽管这所学校领导称,平时已将性教育纳入课堂,但在看到第一稿问卷后,还是给15名参与调查的六年级学生临时开起了“性教育小灶”。“学生问卷第一稿适合中小学生回答,但没想到还是没法让学校和家长接受。”红枫的专家对此表示遗憾。学生问卷部分经几次修改才被部分家长接受,但问卷仍没能进入学校。北京某中学心理老师坦言,目前学校仅在初一和高一开设心理伟德体育,vcbet88伟德,伟德19461111课,因只有两名心理老师,师资不够,而且教授性知识教育,老师还需兼具生物和心理专业知识。课堂内容也只涉及心理方面的自我认识、人际交往等,哪怕是讲到异性交往,也只是涉及心理部分,会尽量避免“性”的话题。早在2009-2010年,北京市教委就委托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性教育研究中心和北京性教育研究会进行《北京市中小学性教育模式初建》的课题项目,编写了《北京市中小学学校性教育大纲(草案)》。至今,北京有20所小学和30所中学成为试点学校。但首师大教育学院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玫玫指出,事实上在这些试点学校,这些教育都散落在活动课、心理课、安全教育课、班会,家长会上。“开设性知识教育课程需社会氛围,也需家庭氛围和学校氛围。”一中学心理老师认为,开设这类课堂很有必要,需进行系统推动,从政府、学校到家庭。但从小没接受过系统教育的家长对这种课会抵触,各级领导大多也很回避性知识教育。该老师坦言,由于不是国家硬性规定课程,学校可选择不开或变相地开设此类课程,很不规范,有的学校甚至只是为了应付检查,发本书让学生回家看。有的学校甚至连书都不发。中外比较中国家庭性教育“含糊”Paul告诉刚上幼儿园的兰兰,幼儿园所发生的一切都要回家和爸爸妈妈说。包括陌生人对他们做了什么。几乎从孩子刚懂事起,家住昌平都市芳园小区的韩女士与美国老公Paul就开始了孩子的性教育,教他们如何保护自己。女儿兰兰很小时,就告诉她身体有两个部位别人是不能碰的,Paul说,他从来不给女儿洗澡。韩女士说,兰兰不到4岁时,会问一些有关性的问题,比如“自己从哪里来”,“我和老公不会向孩子隐瞒。”在父母教育下,兰兰知道男孩和女孩的区别,也明白在幼儿园一定不能和男孩在一起上厕所。兰兰和弟弟也从来不让陌生人触摸。“孩子从下生就没穿过开裆裤,孩子再小,也不能让隐私部位暴露在外,这在美国是不可能的。”Paul说。Paul告诉刚上幼儿园的兰兰,幼儿园所发生的一切都要回家和爸爸妈妈说。他们每天都会和女儿聊天,“包括陌生人对他们做了什么。”相较于外国人的开放,记者发现,很多中国家长在性教育方面显得扭捏,哪怕是告诉孩子哪里是隐私部位,提醒与陌生人保持距离等,内容也往往点到为止,或用含糊的词语带过。性教育启蒙也比较晚。面对性侵害话题,调查中不少家长私下表示,也很重视性知识教育,但难以启齿。“你让我怎么跟孩子解释什么是性侵害?”相较于大城市,农村、小城市的性知识教育更为落后。红枫曾在2011年对河北某县一所小学进行安全教育,在调查过程中发现,85%的家长对女童性教育无意识;95%的家长对女童可能遭到性侵害无意识。北师大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研究中心主任高玉荣指出,家庭是性教育的第一课堂,但中国家长自身都缺少性教育。社会对性保护教育的整体认知都很低,可提供的教育资源很少。【妈妈说】聊及性话题吓坏女儿“啊--啊--”9岁的小小发出两声惊恐的惨叫。当妈妈纠正女儿受精卵“不是拉到一起的”,而是“男人要把某个部位插到女人体内”时,“别再讲了!别再讲了!”小小果断打断试图补充的妈妈,把话题转向别处。因这次失败,母女都不知如何再提这个话题,直到半年后。有一天,小小忽然又想起这事,好奇地问妈妈当初说过的“插进去”究竟是怎么回事。宋女士拿出人体解剖图,“很学术地按图索骥了一下。”分享失败的性教育宋妈妈算是前卫的了,她会不失时机和女儿谈性。当女儿提到一些问题时。一次,小小说班上有个男生总是推女生胸部,还喜欢在女生面前谈论“胸部”。“我告诉她,你的胸部是不能让别人碰的,”宋妈妈说。就算是那次失败的经验中说到的受精卵,也是因小小说学校有女生用“纸尿裤”了(小小的理解)。宋妈妈决定有必要和她科普月经的问题,于是从排卵讲起,一直到受精卵。“我讲的真那么重口味吗?”宋妈妈曾在博客分享那次失败的性教育,引来家长围观:“你不该这么直接”、“有义务讲清楚”、“讲解不专业”,众说纷纭。不好把握的“度”究竟什么时候该谈什么?怎么谈?谈到什么程度?她一直困惑、纠结。“她学校没这方面课,倒发过一本书,内容不错,但老师只让孩子自己看,”宋妈妈说。小小9岁时,宋女士也买了一本画册,是关于青春期的,但小小兴趣不大,也没怎么看。“我自己也看过一些书,还有一些家长博客,说什么的都有,怎么做的也有,孩子和孩子也不一样,只能根据自己孩子的情况摸索了,”宋妈妈说。小小在妈妈抽屉里看到了避孕套,就问是什么,怎么用。宋妈妈就用专业术语讲解一番,最后告诉女儿不采取安全措施的性行为可能会怀孕小小没害羞,“原来这样啊,同学们有说过,还以为要一直戴着呢。”小小早在妈妈讲解前就知道“避孕套”了。小小学校有位50多岁的男老师,一个人住地下室,小小看着可怜,去帮收拾屋子。小小回来告诉了妈妈,“以后不能一个人去了,更不能单独呆在一起,万一他有冲动,做出不合适的事情怎么办?”宋女士说。“我也不确定她明不明白,”宋妈妈说。宋妈妈也感觉自己在一个被动位置上。【孩子说】英国“保护自我”课很好玩我们学校(英国苏格兰首府爱丁堡公立小学Sciennes)每年级,每学期,都有一个主题。第三个学期我们学了关于苏格兰军队的故事和历史,我非常喜欢。不过这学期的新主题很快就超过了它--“Keepingmyselfsafe”(保护自我)。课堂看短片讨论“怎么办”这个主题是整个爱丁堡的六年级小学生都要学的,是爱丁堡政府设置的。政府还提供了几组教学短片。这些小短片最主要是让和我们年龄一样大的小学生讲在他们身上发生的危险事件。这个课件带动画,每个单独的小故事都有小卡通短片。每个都很有意思。我们刚看了三个短片,一个是关于一个女孩在没有父母同意的情况下,约上朋友去购物中心玩,后来被妈妈发现,大骂了一顿。第二个讲一个小男孩被两个青年男生打了一顿。我们今天刚看第三个,这个和另外那俩不太一样,是关于抚摸的,我真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在我身上。这个故事是这样的:一个12岁的小女孩自己坐公交车去上舞蹈课,半路上一个中年男子坐到她旁边,并开始抚摸她的脖子和肩膀!她很紧张。这时,一位中年妇女带儿子上了车,把她救了出来。我们除了看这些小短片,还讨论如果遇到会怎么办。我和同桌讨论出一个办法--大声对那个男的说:“对不起,我能过去一下吗?”这样的话,其他人也会发现这里有点不对劲,就会过来帮我们。我们每节课不止是看小短片,我们还玩各种各样的游戏。有一次,我们假装是公交车上的那个女孩,然后练习说:“对不起,让我过去。”这些游戏都很好玩。“儿童热线”为孩子保密你有时会不会觉得有一个秘密谁都不敢告诉?那么“儿童热线”绝对会帮上忙。儿童热线是一个全英国的机构,如果有小朋友感觉不舒服,或者伤心,就可以给他们打电话。儿童热线对19岁以下的青少年全年开放。不管你遇没遇到危险,都可以给他们打电话。前两天,儿童热线的人来学校介绍,其中还说道:“如果有小孩儿打电话,儿童热线对小孩家长完全保密。除非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如果儿童热线的服务人员认为打电话的这个小朋友有生命危险,他们就会报警。另一种是,如果一个儿童想要告诉别人什么事,他们就会帮他们做那件事。”李江南摘自新浪博客【建议】●学校应设固定学时和课程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研究中心主任高玉荣:瑞典是第一个实行全国性教育的国家,他们开始性教育时就做到了三点:一是非常实用,二是从幼儿开始,三是性教育一步到位,效果也非常好。我们政府部门和教育部门一定要出台相关政策,学校应设立固定的学时和课程,性保护教育一定不要神秘化,教科书不能点到为止,更不能欺骗和回避。●性观念培养比生理课更重要中国青少年研究会副会长陆士桢教授:除了教会孩子们防范意识、技能,包括自我保护的方式,以及受到侵犯之后的处置方式,特别注意的是,对儿童性观念的引领。●国外鼓励民间机构开展性教育北京市青少年法律与心理咨询服务中心主任宗春山:很多国家的性教育并不是学校的主要内容,而是家庭教育的主要内容,但学校也开展这方面教育。北欧国家,父母会很开放地和孩子谈论这些问题,会给孩子看很多书、光盘,和孩子探讨。他们也有很多宗教、团体组织,比如说少女活动中心,包括医院等专门机构,都会给父母和孩子相关的专业指导,政府也鼓励这种培训。
不嫌事大的你还在用棉签掏耳朵吗?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微信号:飞华伟德体育,vcbet88伟德,伟德19461111,回复【1】即可查看内容详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