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农民的环保智慧

发布时间:2018-01-1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

手机查看
瑞士生态环境好与发展绿色农业密不可分。让我们从三位农民身上,发现瑞士农业的环保奥秘。养羊大户,发展生态农业布鲁诺三十出头,是苏黎世的一位农民。他在瑞士中部的峡谷地带经营着一个农场,25公顷土地,200只绵羊,20只山羊,算是瑞士的养羊大户。上世纪90年代中期,瑞士调整农业政策,减少对农产品的补贴,而加强了对农业提供的生态、社会等外部性服务的补偿,布鲁诺抓住了机会。6.jpg首先,他给农场申请了“有机瑞士”认证:停止使用农药,也不再额外施肥,完全通过使用农场牲畜粪便的循环以实现农场养分的自平衡。接着,他优化了农场的使用方式:11公顷质量最好的土地保持集约使用,种植牲畜冬天食用的草料;农场边缘的灌木、陡坡则采用粗放方式,减少使用强度,保持多样的景观元素。比如,草场边的石堆留给两爬类动物作为繁殖地,农场边缘的灌木保留下来,为鸟类提供多样性的生活环境。在瑞士,牧民平均收入的36%来自于政府补贴。很大程度上,农业已经靠政府补贴维系。布鲁诺每年有1/3的补偿来自农场所达到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标准。布鲁诺说,没有补贴也能维持农场的收支平衡,不过有了补偿就可以投资,提高农产品品质。布鲁诺不仅是瑞士新型生态农业的“示范户”,还代表全国养羊户参与瑞士农业政策制定的政治游说,为农民群体争取利益,在农业体系内大名鼎鼎。不管是瑞士农业部的官员,还是农业研究所的资深生态学家,几乎每个人都认识这位年轻农民。农场顾问,制定环保规则几十年间,瑞士农业人口向城市大规模转移,而本杰明是逆流而动的少数人之一。本杰明出生于巴塞尔,小学时去农场过暑假,立即喜欢上了那种生活:能亲近有灵性的动物和大自然,用双手在土地上劳动的感觉也很棒。此后每逢假期,本杰明都去农场帮忙。14岁时,他决定成为职业农民,初中毕业就去农场做学徒。本杰明的同学们也觉得这个决定不错。当农民不仅能自给自足,农业又是文化传统,受人尊重。本杰明的父母知道孩子从小就喜欢做农活,所以也支持他的选择。拿到农业资格证书后,家里没有农场的本杰明开始了“自由职业农民”的生活。接下来的8年里,本杰明在全国不同的农场里打短工。夏天做奶酪,冬天砍木头,哪里有活就往哪里去。这几年他几乎走遍了瑞士所有的地方,住过很多村子,认识很多农户。本杰明慢慢感到时代在变。现在农民都把产品卖给大型企业,售价很低,要盈利就得制定规则、做好规划,将农业和环保结合。他回到农业技术学院,继续接受理论教育。毕业后,本杰明接受了一份海外农业顾问的工作,到孟加拉帮助建立有机农场。2014年他继续攻读农业硕士。现在,本杰明任职于一家瑞士知名的农业咨询公司,往来于全国各州,帮助农民解决各种环保问题。眼下,本杰明在认认真真地筹划,希望将来能拥有自己的小农场,生活也尽可能地保持简朴。一起在青海开展野外工作时,我发现他从不剩饭,即便是牛肉拉面,也会把汤喝完,留下个空碗。几天下来,我也好像感染了他们珍惜食物的态度,放弃了中国式的点菜思路,把减少浪费当成每餐的第一准则。葡萄酒庄,申请有机认证在瑞士白葡萄酒最佳产地的苏黎世湖畔,马蒂亚斯和太太莫妮卡共同经营着一个酒庄。莫妮卡的家庭自1885年开始酿酒,她的父亲更是技艺精湛的酿酒大师,有许多学徒慕名前来学艺。十多年前,莫妮卡在一家农业咨询公司工作,父亲上了年纪,她便辞职回家继承了酒庄,逐渐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酿酒师。莫妮卡经营酒厂的思路跟她父亲有所不同。老先生上世纪60年代接手酒庄,那时候酿酒主要是供应本地市场,竞争不激烈,只要酒的品质稳定不出错就行。然而,现在瑞士本地酿酒的成本高昂,很难跟价廉物美的进口产品竞争。莫妮卡需要花更多的心思考虑营销,应对市场的变化。马蒂亚斯和莫妮卡正在申请成为公平贸易绿色食品联盟的会员。在苏黎世湖产区,还很少有酒农想到给自己的产品申请绿色或有机认证,马蒂亚斯和莫妮卡这次走在了前面。笔者曾应邀到马蒂亚斯家的酒庄做客。晚餐前,马蒂亚斯带我在葡萄园里散步,告诉我哪些地方需要除草,哪些地方需要低强度使用,才可以达到政府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要求。这就是我所认识的三位瑞士农民,他们用行动证明,农业可以是绿色的,他们也因此收获了各自心底最认同的价值。
相关标签: 瑞士环保
不嫌事大的你还在用棉签掏耳朵吗?
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微信号:飞华伟德体育,vcbet88伟德,伟德19461111,回复【1】即可查看内容详情。

推荐阅读